少女与枪

真情实感的话唠,一个少女

扫文吐槽之[楼诚] 云开处 12

在公司开会的时候偷看的,整个人都在努力假装僵硬,其实内心都要划掉了,估计表情管理也没有做好!希望老板没有看到我!

之所以一直没有写《云》,总体还是想等my灯写完,其次是因为懒。

不过据说今晚是秀恩爱の夜?

我是个喜欢童话和寓言的小孩(少女!喜欢所有想象的空间,别有深意的留白和有趣的隐喻。脑洞达人对于可以自己发挥的小空间甚是喜爱,也珍惜每一个作者在钻石堆里留下的珍珠。

我喜欢《云》,更多时候并不是因为“有云”这个设定,而是灯灯想要通过他传达的东西。

不是单纯的借着软乎乎轻飘飘的东西吸引好感,而是将某种我们在原作中用上帝视角感知到并为之震撼为之钦佩的精神内核实体化了。让他成为某种可以更加明显的被感知的事物。而又如同每个世界都必须要有的普世规则一般,当所有人都能看到的时候,他们又必须把这点美好藏起来。

所以,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依然很危险,并不是所有童话都是美好的!

但是我还是喜欢这个童话!

因为灯灯,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境地之下,都永远怀抱着一颗温柔而良善的心。再艰难也舍不得他们太辛苦,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总给他们在这艰难世事之下些微的甜。

这大概才是最童话的地方。

他们之间拥有的永远不止是爱情,我们为之感动得也并不仅仅是甜蜜。

童话,永远拥有着战胜一切黑暗的力量,和他们一样!

希望灯灯可以开心的写更多的云~

心情不好或者工作不顺心的时候,就可以来云里看看,汲取一些力量再重新返身去战斗啦!

所以少女是真的喜欢童话~

隔山灯火:

前文去总目录里找吧……

枪枪昨天给我的睡前故事跟猫有关,所以写了这篇~

画风崩坏,放飞自我,不要打脸……



12、

 

微雨沾云。

阿诚撑着伞在街角等人。

伞盖下面的云是干燥的,其余的部分都缀上了细细的水珠,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一个报童从小巷子里跑出来,把一份边缘潮湿的报纸塞进他怀里。

“前日欠你的。”阿诚接过,塞给他一张零钱。报童又跑远了。

到家的时候,雨下大了。

庭院里一片白,屋里也满是湿漉漉的水汽。

阿诚坐在门厅,用一条毛巾吸云上的水滴。

他们需要的消息在报纸中缝里,明楼接过报纸,不到一分钟就看完了。

阿诚擦完了云,拿过报纸,准备照惯例处理掉,然而刚挪了一步,又不动了。

他弯下腰,在云里摸了几下。

什么都没摸到。

“会跑……”他有点尴尬站在那里,轻轻皱眉。

“是什么?”明楼蹲下来,也伸手往他云里去。

阿诚觉得痒,云抖了一下。

他们的手在云里相遇,握了一下又分开,除了对方,什么也没抓住。

“到我这里来了。”明楼直起身子,脸上也露出一点奇妙的笑意。

阿诚小心翼翼地踩到明楼的云里:“在这里吗?”

“不在。”明楼说。

“这次呢?”阿诚又向前跨了一步。

“也不在,”明楼摇头,“小心别踩着它。”

话音刚落,阿诚踩到了他的脚。

“我踩到他了。”阿诚轻声说。

他们面对面,贴得很近。

 

大雨的日子,屋里昏暗却温暖,像一个巢穴。

里面有两只毛色清淡的小兽,互相舔着潮湿的鼻子。

撕咬变成一种无法厌倦的游戏,他们偶尔伸出小小的尖爪,从柔软的腹部一掠而过,带来尖锐的触感,却不会真的刺痛对方。

但有时他们又缺乏耐心,频繁地变换着姿势,像是在追逐自己的尾巴。

明楼用手指轻轻点着阿诚的尾椎。

他问:“在这里吗?”

“不在。”阿诚说。

明楼又向下了一点:“这次呢?”

“也不在。”阿诚在他耳边吐出一口温热地气息,“小心别碰到它。”

话音刚落,明楼碰到了他。

“在这里吗?”明楼问。

阿诚没有回答。

他们贴在一起,不再说话。

 

明镜冒雨归来,两个弟弟一时都没看见她。

明楼在给阿诚擦头发。

阿诚新洗过澡,穿一件干净柔软的旧衬衣,头发散下来。明镜说他:“又不打伞!淋雨了吧!”他赔笑道:“下次不敢了。”

明楼也作势道:“就是,还想有下次?”

阿诚抬眼看他。趁明镜低头换鞋,两人飞快地对着笑了一声。

阿诚凑近,轻轻地说了一句:“不敢了……”他的脚踩在明楼的云里。

明楼觉得有点痒,云抖了一下。

他伸手去摸。

手和阿诚的脚踝在云里相遇,一触即分,像是正好被粗糙而柔软的肉垫蹭了一下。

“是个聪明的。”阿诚说,“躲雨躲到我这里来了。”

“现在到我这里了。”明楼说,“小心别踩着它。”

阿诚捏捏那只爪子,问:“会叫吗?”

爪子的主人答:“喵。”

会呀。


评论(3)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