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与枪

真情实感的话唠,一个少女

从《如果蜗牛有爱情》的打戏说起

今早刷到一些评论,又复习了一遍,突然想要认真的说一点话。

看到不少朋友提到了第一集最开头的那段突如其来的打戏,觉得耍帅,觉得不自然,觉得打得时间好长,觉得奇怪没意义。

于是认真的单独看了一次这段,还是很想给宙宙打钱。

首先,好多警察叔叔已经科普了“为什么三哥可以大张旗鼓的在歪国的火车上揍歪国人”。说一下开头的细节,土豪在炫富的时候三哥并没有理会,被抢劫的最初三哥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强盗用身体挡住了其他乘客的视线,而受害人坐在最靠近车门的位置。三哥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有问题的呢?在强抢金表的时候,宙宙给了一个左半边被遮挡的镜头,那应该是三哥视角。然后三哥依然没有动,直到女孩追出去,女孩被强盗持续恐吓,三哥才决定出手(你这个偏心的直男!

这是一个持续渐进的过程,最开始三哥可能并没有想要暴露自己,只是任何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警察都不可能眼见着自己的国民被欺辱而无动于衷。而这整个英雄救美的过程,实际上也是非常优秀的塑造人物的过程。

三哥把帽子让给邻座的小孩时,人物形象是谦和温顺的,带着笑容,他走向歹徒时还拿着餐巾纸,擦了擦手和嘴。这是一段非常随意和生活化的动作,这种悠闲自得显示出人物对于自身的信心与发自本能的骄傲,与之后的猛然发力和凌厉身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段安排明显是宙宙安排的。

说男主角耍帅也好,说刻意也好,我却想起来王牌特工里在酒吧一边锁门一边念谚语的科林老师。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有这样自信又身手矫健的男主角?

没错,为什么?

我今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看过太多的美剧,日剧,韩剧,无数的好莱坞电影,CM和CSI里的探员一言不合就能爆头,007和阿汤哥们能跳完帝国大厦跳金茂大厦,更不要说漫威和DC动不动就爆掉一整栋大楼一整座城市。

为什么我们的警察叔叔只是打败四五个扒手徒手劈一菠萝,就要被嘲笑神剧做作杰克苏呢?

平胸而论,前三集的打斗我最喜欢的还是火车上那场,看得出认真规划设计过,玩了不少花样但都不算出格。过道狭窄,所以让群殴变成了单挑也有了充分的理由;打斗多是借力打力,充分利用了小道具,手法也是格斗术的感觉,第一目的是致使对方无法行动,最开始一直打头和始终用捆绑结束能看得出来。中间还有一段宙宙特意给了窗外两车交会的镜头,说明火车正在拐弯,而车内三哥就利用惯性和摇晃打败了其中一个歹徒,信息细节给得非常贴切到位。就连三哥劈菠萝那段都是为了直击歹徒脑袋,出拳同时对方扔了障碍物过来。唯一不太好的是开阔车厢里歹徒被踢开滚过车厢那段,有点突兀奇怪。

所以为什么我们可以顺理成章的接受飞檐走壁,用内力轰开城门的古代大侠,能够毫不犹豫的接受一个打10个的杰森斯坦森、科林费斯、丹尼尔克雷格,却不愿意接受一个体能和格斗技巧都很优秀的现役刑警呢?

并不仅仅因为我是季吹才这么说。

从《战狼》开始,到《湄公河行动》,主旋律电影越来越多的受到关注的同时,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争议。我们应该是怎样的?我们到底是不是这样?欧美电影电视文化输出到如今,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很爽很帅很有趣,却从来不曾去评断究竟能不能在大街上疯狂追车,被主角抢走摩托车自行车超级跑车的无辜路人保险公司给不给赔钱,爆炸boom掉一间房一堵墙之后会不会就地还建这样的细节问题。却在每一次突出我国军警正义、强大、无私、成功之后被质疑:抱大腿,五毛党,杰克苏,假大空……

既然名侦探柯南都能用摩托车头盔打飞机,为什么我们的电视剧里还不能出现一场警察叔叔一挑五的群架?

蜗牛说到底还是一部偶像剧,要帅要美要好看依然是导演不能放弃的追求,然而宙宙和朱朱也在非常努力的赋予这部作品更深更广的内涵(再等两天就懂了……记得打钱!

我们的军警力量真的在不断变强,我们的国家实力也是。我相信真正的“三哥们”也一定和我们的三哥一样,训练刻苦,身手矫健,一个打五个不费劲;也一定会和我们的三哥一样,挺身而出,保护群众,维持正义。但是,他们也一定不是真的每一次都能杰克苏,都能帅准狠的化险为夷。一次失败,就可能再也无法重来一次。

所以,对人物和情节有帮助的打戏越多越好,越帅越好,我喜欢看。

所以,对人名警察,兵哥哥的歌颂和赞美越多越好,越牛逼越好,我喜欢看。

正义最终胜利了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故事!


评论(40)

热度(311)

  1. 江风吹我少女与枪 转载了此文字
    一篇代表季吹更代表中国吹的好文章